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良华的博客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日志

 
 

也谈民间资本突围  

2012-04-10 20:5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良华

(一)

对于中国民间资本,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几个问题:一是民间资本的流动或投资与投资环境密切相关,如果投资环境处于一种良好的状态,多数资本便会通过各种渠道直接或间接地流入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和服务业等.反之,则会更多地在实体经济体外流动,或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寻找投机机会,在流通领域、各种投资(机)市场上折腾,以取得可观的利益回报,例如收藏品市场、部分农产品、贵金属、外汇、房地产、矿产资源以及高利贷等等。二是民间资本由多种所有权人所有控制,不同的资本所有权人的风险偏好不同,因而始终有一部分资本会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寻找保值增值的机会,这是正常的现象,不必奇怪,但要加强监管。三是解决民间资本出路问题,关键在于营造平等、公平的竞争环境,消除所有制歧视,平等地开放投资领域,公平地进行市场竞争,而不是提供特殊的政策。如果那样,就是从一个极端又走向另一个极端,造成新的不公平、不平等。

(二)

中国实体经济的投资环境,其实从2003年前后就出现不好的迹象。以浙江的制造业为例,基本自那时开始,多数行业的多数经济指标便已经出现增长疲软或下降的现象,只不过人们当时不愿意去面对而已。现在回头来看,这个问题就看得比较清楚。从前几年的炒房、炒煤、炒矿产等,到2011年的炒作部分农产品、炒酒、炒文化艺术品和“炒钱”等,都不过是国外经济环境和国内投资环境更加恶化背景下的反应而已。实体经济经营困难加大,投机市场却有暴利。当然,这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很大的,既助长了投机炒作之风,又加剧了国内经济矛盾,使得通货膨胀压力加大,企业成本增加,金融风险加大等等。

从更深的层面理解,投资环境的变化,除了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以外,更需要反思的是我们在产业政策、市场建设、制度建设和政府管理上的因素。

一是“国进民退”问题,尽管政府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并用一些数据来反驳这种说法,但事实上,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政府参与经济资源配置的力度更大了,同时国有企业在许多方面得到了更大的倾斜,民间资本的拓展空间却相对变得小了,或者名义上得到了重视而实际上则不然。这也是浙江、广东等以民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省份近几年来的经济表现不如其他地区的原因之一。

二是美国“次贷”危机产生后,中国几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主要在一些大的基本建设投资项目上,“3/4投在了“铁、公、基”领域,包括1.8万亿的铁路公路机场投资、1万亿的地震重建、0.37万亿的农村基础设施投资、0.28万亿的保障房建设,用于民生和企业减负的只有不到2000亿元,……,四万亿投资的确出现了在部分领域,尤其重化工领域,存在“挤出”民间投资的现象。”[1]

三是市场建设和管理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特别是对流通环节相关主体的行为规范及其实施管理,以及民间金融秩序等方面上。

四是现有体制仍然对民间资本存在不少的歧视,包括在行业进入、融资、税收等,也是造成民间资本“不能进”和“不愿进”一些领域的原因。

五是资本市场环境恶劣,市场定位明显扭曲,政府管理严重“错位”和“缺位”,“政策市”导致“投机市”、“圈钱市”,市场“生态”破坏严重,也使得各种资本望而生畏,难以稳定有效地融入实体经济。不从根子上解决上述问题,就难以有效地为中国的民间资本解困。

(三)

 中国现阶段处于经济发展的关键期和敏感期,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推动产业升级。但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这种升级并非是可以仅凭主观愿望就能实现的。事实上,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或者产业转型升级问题的提出已经有许多年了,改变粗放增长或经济增长方式和结构调整等的提法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已经提出,并一直强调至今。总体看有效果但不明显。其原因就在于各级政府过于急于求成和措施失当,或者不得要领!现在仍然如此。产业优化升级,其根本在于需求升级、要素升级和制度升级的良性互动,缺一不可。现在的问题,一是需求拉动不足并缺乏持续性;二是技术研发所需的高层次专业化人力资源十分短缺,或者没有和产业的紧密融合,教育上的失败也是明显的,民营中小企业研发创新能力和动力都不够充足;三是缺乏制度上的相应保障。

政府政策的引导很重要,但主要应该依靠制度,依靠依法管理。也就是说,产业优化升级或者其他提法,不是需要政府在资源配置上的更多介入,而恰恰需要的是政府在经济管理职能定位上的有效回归。也就是说,只要政府真正地回归到自己的职能,来依法管理经济和提供公共服务,去弥补市场缺陷调节分配关系,去规范经济行为和维护好社会经济秩序,去提供公共服务,去推动务实的教育科研改革,那么产业优化升级的问题自然而然地就会逐步推进,经济增长或发展方式也就能逐渐地得以转变。否则,即使化了很多的钱、化了很多的力气和资源,其结果却很可能是事倍功半,反而使得市场更加扭曲、行为更加扭曲、结构更加扭曲[2]。这个应该是根本的问题。中国现阶段很需要继续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否则会出现“未老先衰”和“未富先衰”,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其中,营建良好的投资环境引导民间资本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以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推动技术创新,非常重要。地方政府应该在这些方面多下文章。但这需要制度的改革创新。

(四)

金融业对民间资本的确很有吸引力,可开放的空间也较大。但首先要立规矩,要有法可据,并且这个法要制定合理。否则,又会变形扭曲,带来新的问题。我们国家的很大一个问题就是经常把“改变”当作“改革”,歪曲了“改革”的原意和原旨,借“改革”之名行“改变”之实,这非常有害。改革,既应该包含消除原先的不合理和革除弊端之意,又包含比原先状态更好、更合理和更理想的意思,而不仅仅是变化。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或者发展“草根金融”,其目的就是要使得许多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的民间资本融入到产业发展之中,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服务,为国家建设服务。为此,一是要规范中小金融机构,合法经营,有效监管,这是前提;二是开放或放宽对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和在金融机构的入股要求和比例;三是加强风险管理,包括资本管理、损失准备金制度,以及简化中小金融机构呆账核销审核程序等等,依靠内部制度的建设和外部监管,控制风险;四是对于涉农业务和微型企业贷款业务等,给予公平的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五是完善民间信用担保公司,减少信息的不对称性,分担风险,共享收益。

前不久,中央政府再次提出要支持民间投资进入铁路、市政、能源、社会事业等领域,这说明政府正在重视民间资本的出路问题。但如果不能解决民间资本的进入通道,不能有效地用制度来保障民间资本合法的投资权益,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投资环境,那么,其实际成效依然值得怀疑。





[1] 冯立果:四万亿投资六大历史教训,http://jingji.cntv.cn/20111219/110587.shtml


[2] 即在试图纠正结构不合理的作为中形成了新的不合理,因为存在政府失灵问题。遗憾的是,这种状况现在依然没有得到改观。


  评论这张
 
阅读(49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